肾宝app

三个月的时间瞬间即过,总统选举结束之后,没有了总理的竞争,新安国的政局更加的稳定,而总统也兑现了他之前的承诺,与凌冽合作大力的展医疗。

或许在经济上总统没有做到所谓的飞展,但是医疗的达却令新安的民生更加稳定,这令整个新安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平和,一股欣欣向荣的景象。

由于总统跟凌冽之间的合作,令百草集团几乎得到了整个新安国的支持,而与此同时,百草集团的几个合作伙伴也迅力。

莱恩先生在球商界都有极高的地位,李新华则是东南亚的商业霸主,还有阿斯巴以及四大财团,七大强横无匹的势力在球对百草集团进行地毯式的宣传。

或许,百草集团还不能与那些所谓的世界五百强相比,但这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区区几个月的时间,百草集团的名字就已经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毫无疑问,这震惊了球商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起点会这么高,展的会这么迅,一位享誉盛名的商业大佬公开在国际媒体上面出感叹百草集团,来自东方的巨龙,谁都无法阻挡它一飞冲天

一时之间,百草集团可以说是万众瞩目,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即将崛起!

而百草集团所带来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国内总部虽然在聂无双的掌控之下滴水不漏,但却因为凌冽的关系处处受阻,现如今红墙之内一号长却亲自话,对百草集团进行扶持。

毕竟,中华企业能在国际上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是前所未见的,这是中华的骄傲!

之前对百草集团屡屡刁难的各大部门也部改变了态度,一路绿灯,不敢有丝毫的暗箱操控,他们生怕会成为民族罪人,更害怕长追究下来之后的雷霆之怒!

不仅如此,就连一向阻击百草集团的景家以及常家也没有了声音,众怒南平,总有一些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

之后,聂无双迅力,百草集团的工厂如同雨后春笋,四处崛起,投入到积极的生产之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百草集团的商品就通过所有检测,投入市场!

白袜子女生爽朗笑容床上与猫嬉戏照

在聂无双的严格掌控之下,百草集团的商品无论是效果还是质量都做到了近乎完美,掀起了一片狂潮。

民生,永远都是大事,而百草集团却改变了中华的民生,将来甚至会改变球的民生!

百草集团,就像是一条挣脱牢笼的困龙,咆哮着腾飞九天!

独门小院之中,菜园子旁边,龙钧打着赤脚,杵着锄头,悠闲的蹲在那里抽着旱烟,眯着的双眼之中透着亮光,脸上的红润令皱纹都舒展开来,身上下都透着一丝惬意!

身材曼妙的凌洛大步走了进来,龙钧笑呵呵的说道“回来了?”

“嗯。”凌洛冷漠的点头。

龙钧手指着凌洛道“你呀你,这么大的喜事难道都不能让你笑一下?整天板着脸,跟一个冰块似得,以后谁敢娶你?”

凌洛道“有人养着就行。”

龙钧一愣,然后笑眯眯的点点头道“也对,凌冽那小子现在可成大财主了,把爷爷跟姑姑养到老还是没有问题的。”

突然之间,凌洛的目光之中透出森冷的寒意,道“他们已经忍不住了。”

龙钧冷冷一笑,道“他们当然忍不住了,一条龙如果被困住了,可以任由他们欺负,如果这条龙即将飞上九天,他们怎么能承受的了雷霆万钧呢?”

凌洛眉毛一挑,道“难道你还不打算出手吗?”

龙钧微微摇头道“不需要,我的孙子我清楚,他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去为他挡风遮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他,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傲啸九天,将所有敌人踩在脚下!”

/

凌洛一阵沉默,因为凌冽的确做的很好。

龙钧突然问道“这一次是谁?”

“景家!”凌洛道。

“哼!”

龙钧冷哼一声,两眼之中精芒爆射,道“景长峰如果没有老糊涂的话,最好看紧了他那些不肖子孙,当年欺我儿子,如今还想欺我孙子,小心断子绝孙!”

话音未落,龙钧身上的气息就爆了出来,杀气腾腾,就像是一头沉睡中的巨龙睁开了双眼,威凌天下!

凌洛微微皱眉,道“难道你真的打算让他一个人对付景家啊?”

“不错,雨清说过,要她自己的儿子亲自去接她,身为人子,就应该满足自己母亲的愿望,如果他做不到,他就不配是凌战的儿子,不配是我龙钧的孙子!”

龙钧的话非常无情,但是只有凌洛能听得出那种对凌冽无尽的期望!

景家,别致的小院之中,涓涓小溪横穿而过,一个脸色苍白的俊秀中年人坐在轮椅之上,看着溪水中自己的倒影。

他已经足足静止不动过了三个小时,宛如一尊石像,不悲不喜,没有丝毫的情绪,甚至感受不到他身上有生命的迹象。

轮椅移动的声音,景鸿在靠近,道“二叔,你看到了什么?”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看到了曾经,看到了现在,或许还能看得见未来。”

“如果能看到未来,那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腿已经没有了?”景鸿低下头看着已经断掉的双腿,眼中满是怨毒。

中年人扭头看向景鸿,微微叹息一声,道“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我要他死,不,我要他活着,我要承受我痛苦一万倍的折磨!”景鸿咬着牙齿厉声吼道。

“你应该知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哪怕她不爱我,而且还伤害过我,但她依旧是我最爱,也是唯一爱过的女人!”中年人看向远方,脸上布满了柔情。

跟中年人眼中的柔情相比,景鸿的眼中却满是阴毒的凶狠,道“不错,她的确是二叔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人,但其实不管她是生是死,这一点儿都不会改变,对吗?”

中年人断腿之上好像一千年都没有移动过的双手却突然颤动了一下,口中出的声音有些干涩,道“难道一定要她死吗?”

“要她死,是因为想要证明二叔还活着!”

最后“活着”两个字就像是一个高爆炸弹在中年人的内心深处炸开,二十年没有出现过涟漪,如同死水一般的情愫,终于迸了。

中年人的那满是柔情的双眼突然透出精光,冰冷,锋利,就像是一把冰封在寒冰之中近千年的利剑,终于出鞘了!“不错,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证明我“景旭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