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好合直播下载

按照规则,除诅咒偶尔抽风会提前招收新人外,往常多数情况皆有迹可循,即,每当新人登车后那么第二天便会发布新一轮灵异任务,彭虎粗心大意未曾想到情有可原,陈逍遥则是新人所以压根连知道都不知道,但是,这两人想不到并不代表旁人想不到,而此刻程樱就刚好想到这点,从新人登车一事猛然想起今日竟是任务休息期第九天,明日极有可能就是灵异任务发布期。

看到这里或许人会问了,第九天就第九天呗,反正规则一向如此,反正大伙儿执行灵异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作为一名资深者,程樱没必要惊慌才对啊?

确实,严格来讲以上说法没啥错误,不过……

但凡如此认为者却忽略一件事,一个问题。

此刻,随着彭虎转头发问,随着陈逍遥好奇观察,抬头所视,目光所及,就见程樱正默默盯着一人,盯着那一动不动的何飞。

新人既已登车,诅咒明日无疑会发布灵异任务,然而,何飞仍处于昏迷状态!

诚然回魂成功的何飞注定会醒,陈逍遥也曾拍着胸脯保证过,可唯独青年醒来日期并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明天何飞依旧不醒,那么众执行者就只能带着昏迷青年一起去执行灵异任务,一想到灵异任务的恐怖和那极高死亡率,至少在程樱个人看来属于坏消息,一个毋庸置疑的坏消息,试问,在何飞完无法发挥作用的情况下,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灵异任务,大家该怎么办?

队伍前景堪忧啊……

(何飞,求你赶快醒来吧!)

………

轰隆,轰隆隆。

沙发上穿深v碎花裙的妹纸

伴随着刺耳轰鸣,夹杂着铁轨震动,在一处漆黑无光的环境中,有一辆地铁列车正延铁轨高速行驶着,列车既无驾驶员也没有任何标识,更不会有人知道其最终驶向何方……

休息期第10天,早晨6点整。

地狱列车2号车厢。

“啊,呼……”

现场不时传来哈欠声,目前位于会议室内已坐了一些人,很明显,暂且不谈今日会发生什么,单从执行者大多聚集于此就能一眼看出这是场早会,一场不同以往的特殊会议。

特殊在哪?

特殊在时间很早,比往日的8点会议足足提前两小时。

事情经过很简单,因昨日新人登车,加之昨天亦为休息期第九天,除新人外,资深者大都意识到到今日极有可能发布灵异任务,所以很自然的,待昨晚从陈逍遥那得知种种概况后,略一思索,程樱下达命令,让陈逍遥通知所有人今早6点来会议室集合。

当然了,虽说程樱并非队长,可她毕竟有彭虎支持,果然,收到通知,其余人不管愿意与否最终皆老老实实起了个大早,仓促吃过早餐继而纷纷抵达会议室。

如上所言,目前2号车厢人员虽未完到齐,不过,如细观察,却会发现会议桌旁多了几张生面孔,或者说多了3人,分别为两男一女,而这3人便恰恰是昨日下午的登车新人。

镜头随之转移,越过一众资深者最终转移至圆圆桌右侧。

此刻,位于会议桌右侧某个位置上正坐着个男人,一名中年男人,男人相貌普通,国字脸,年龄约40左右,身材较为壮实,上身连袖毛衣下身黑色长裤,无论衣着相貌皆普通至极,属于丢进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说是如此,实际也差不了多少,此人名叫方海,在某镇一家民营化肥厂工作,原本想乘地铁去市里为厂子交单,不料却被一股诡异飓风莫名卷至此处。

暂且不谈方海如何,如果说中年男人整体给人一种普通感,那么目前正坐于其身侧的另一人可就和普通挂不上勾了,此人看年纪同方海相比要小上一些,约35上下,且衣着得体

,造型气派,微胖的身躯套着件黑色夹克,圆滚的脑袋留上着头短寸,手腕还戴着块金表,一双比寻常人要小上一圈的眼睛则更加引人注意,总之给人第一印象为一副很精明模样,这人名叫高继坤,现实中没有固定职业,哪方面赚钱他就干哪行。

其实不论是方海还是高继坤,自打几分钟前进入会议室,二人就老老实实选了个靠边位置坐下,其后便双双保持沉默,双双一言不发,表面看似如此,实则略有不同,方海是实打实低头不语,可高继坤却在低头之余不断打量着,眼眶内,一双小眼始终转悠不休,除不时观察周遭环境外目光还偶尔瞥向附近资深者。

没有人知道高继坤目前正想些什么,更不会有人在意其内心想法,就比如再往右那名女性新人一样。

是的,高继坤右侧同样坐着一人,亦是本次登车新人中唯一一名女性,一名约二十五六的年轻女性,然而和旁边两名男新人的紧张不同,女人打从来到会议室就始终维持一副坦然自若模样,既没像方海那样低头不言亦未曾如高继坤那样偷偷观察,而是大大方方左顾右盼,接连观察,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颇为好奇,女人名叫月晓,人如其名,名字好听相貌也漂亮,瓜子脸,五官柔和,秀发绑成马尾托于脑后,衣着打扮较为简洁,上身穿着件羊毛衫,下身则为短裙搭配帆布鞋,整体感觉不错,或许唯一遗憾的是女人左脸有道细长疤痕,继而对脸部美感略有破坏。

当然了,会议室内除三名新人外,资深者亦有几人抵达现场,比如圆桌右侧,姚付江正摆着造型,摆着一副坦然表情端坐于前,青年双手环胸面容冷峻,至少在新人眼里颇有种深不可测稳重感,然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诚然在新人面前姚付江刻意摆出一副稳重造型,可一分钟后他的那副稳重却被破坏,被刚刚抵达的陈逍遥破坏了个一干二净。

“哎呦!付江老弟,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派头十足如此稳重,嘿嘿,行啦行啦,别在新人面前装逼了,来来来,快告诉我昨晚你最喜欢看的奥特曼演到第几集了?”

草!!!

姚付江做梦都没有想到陈逍遥刚进会议室就立即拆他台,对方此言一出,平头青年瞬间被气炸了,恼怒之下哪还顾得上继续沉稳?涨红脸破口大骂道:“草你大爷的陈逍遥!你才看奥特曼呢,你家都看奥特曼!”

“呵呵,哦,抱歉了,我说错了,付江老弟喜欢看的是葫芦娃,不是奥特曼!”

“草!你个撸山自蔚馆出来的逗逼,食屎了你!”

见两名资深者莫名其妙互相吵闹,互相言语攻击,对面,三名新人集体陷入惊讶,就这么目瞪口呆注视现场,凝视一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如上所言,虽说陈姚二人表现可谓有趣,但事实上哪怕再有趣,对于只是新人的方海和高继坤而言却丝毫不敢插话不敢劝阻不敢露出任何表情,二人只是用谨慎目光打量对方,唯有那名叫月晓的女性新人忍不住捂嘴偷笑,俨然一副看热闹模样。

吵闹此起彼伏,争吵久未停息,直到门外再次传来脚步,直到某人走进会议室。

本能回头望向门口,待看清来人模样后……

寂静,死寂,鸦雀无声。

陈逍遥瞬间闭嘴,姚付江瞬间闭嘴,在场所有人陷入沉默状态。

门前,斯文的脸孔毫无波动,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赵平面无表情走进会议室,钱学玲紧随其后,进入房间,各自坐定,男人仍未说话,而是默默扫视起周遭,许是看到了眼镜男目光,现场但凡被男人目光扫到者皆无一例外转移眼睛,不敢同其对视,尤其是方海和高继坤更是如此,不知怎么的……许是昨日阐述诅咒空间时曾留下过极深印象,今日当再次看到昨天和他们交流近一个小时

的眼镜男后,二人心里总有股发毛感。

不过话又说回来,感觉如此并不代表需一直装哑巴,出于某种念头,基于某种想法,高继坤一双小眼咕噜一转,露出谄媚笑容当先打起招呼:“赵先生早啊,既然你和钱小姐都来了,那咱们差不多该开会了吧?”

笑着说罢,胖子又忙做了个请的手势,其手指位置赫然为前方那空无一人的会议桌首位。

很明显,由于昨日三名新人上车后赵平同其他资深者并未提及过团队整体人数,所以众新人自是不知何飞、彭虎以及程樱三者的存在,从而造成在高继坤印象中人已到齐的判断,其实也不怪他,至少在高继坤个人看来他对其自己的察言观色本领非常自信,毕竟在社会摸爬滚打这多年,很多事他可谓看得通透,对于如何做人如何为人处世亦精明到极点,早在刚进列车起替他就始终在观察,既观察资深者一言一行又观察资深者之间人际关系,毫无疑问,现场几名资深者里,刚刚吵嘴的两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团队领袖,而那姓钱的女人则一直紧跟眼镜男,加之众人又貌似对其颇为畏惧,结合种种一切,最终,高继坤得出结果,认为面前眼镜男十有**是团队队长,既是队长那自然要坐首位,出于讨好目的,胖子哪敢怠慢?

可……

谁曾想,胖子话音方落,不待赵平说话,姚付江就已径直投来不善眼神,盯着高继坤,最后朝这名自打他看到第一眼就本能讨厌的胖子撂下一句若有所指的话:“高老哥你先别忙,人还没来齐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语惊醒梦中人!

果然,待姚付江甩下一句寓意明显的话后,皆非白痴的新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对方意思?方海和月晓微微一愣,没想到除昨日他们所见到的这几名资深者外列车里竟还有其他人?

至于高继坤……

胖子更是心中大惊!大惊之余心中满是懊恼,没想到自己登车后的首次拍马竟选错人了!

如上所言,刚刚他那句招呼连同动作明显属于拍马屁,而对于他这种社会老油条来说多年来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多了,察言观色乃之同各种类型的人交流他亦是大有心得,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恭维话没人不喜欢听,尤其在确信自己已置身诅咒空间无法离开后,度过一夜恐惧,很快他便打定主意,为自身小命着想从而打算尽一切可能融入团体,既然决心融入,那么最先讨得团队领导者欢心就是首要任务,只要能获得领导者支持,那么他将来在队伍里无疑会好过很多,不错,他高继坤可不是普通人,能在社会里混这么久他必然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手段,一开始通过观察,他猜测眼镜男十有**为团队领导,出于博取领导好感目的他才会那么做,谁曾想马屁刚一拍出,那叫姚付江的家伙却当场给自己泼了盆冷水。

(难怪,难怪这眼镜男从始至终不肯坐上首位置,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对方随性而为,不料……好吧,既然他没坐上首,那岂不是说后面还未到场的几名资深者里其中有一个必然是队长!?糟了,我恭维眼镜男坐上首这事要是被还未露面的队长知道……真不确定对方会不会记恨在心从而对我产生反感,可恶,失策,失策了啊!)

与此同时,就在高继坤思索连连胖懊悔不已之际……

哒哒哒哒。

门外再次传脚步声,而响动亦立即吸引新人关注,很快,在众新人目光注视下,随着房门开启,一名光头大汉径直走入,男人身型魁梧膀大腰圆,一张脸满是横肉,见状,方海、月晓连高继坤三人无不被吓了一跳,然未等几人回过神来,三人又很快注意到光头男背上竟还背着个人。

那是一名青年,一名看模样顶多20岁出头的年轻人,青年相貌清秀脸孔帅气,目前这样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趴俯于光头男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