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网全新

彭虎知道自己仍未摆脱危险,虽说螝阿婆消失了,可危机感反倒愈发强烈,念及此处,抬头环顾四周,再次观察环境,然,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刚刚还强行镇定的光头男竟刹那间面色巨变,身体狂抖,早前的镇定瞬间土崩瓦解,整个人目瞪口呆,恐惧莫名,甚至被早前辈螝追时还要恐惧数倍!

为什么?因为,视野正前方……

出现一条公路。

一条印象颇深的郊区公路。

那熟悉的路段,那熟悉的路口,还有那遍布两侧树木植被,还有道路两旁的杂草荒芜……

阴阳路!!!

赫然是执行者最初进入任务世界时所置身的地方,更是当初被无数螝怪频频追杀的地方。

阴阳路,这里是阴阳路!

刚一看清公路,彭虎便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那样刹那间身行巨颤,脚步跄踉,整个人下意识连退数步,同时一股不祥预感亦浮现心头,导致汗水冒出,额头刚风干不久的冷汗再次涌现。

(怎么会?我不应该跑到这里,不应该,不应该啊。)

“咕嘟。”

恐惧中,混合着汗水流淌,夹杂着心脏狂跳,为了进一步验证猜测是否正确,待咽了口唾沫后,接下来,他,转动目光,视野扫向周遭,然后,他获得了证实,或者者说他看到了一幅最不希望看到的画面:

气质美女清新私房图片

呼啦,呼啦。

凉风呼啸间,四周,出现了人影。

远处,一道道人影此起彼伏,一条条身躯恍然浮现,不知何时汇聚一起,继而从各个方向漂浮而来,从四面八方赶来,朝自己所处位置移动而来!!!

………

彭虎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来到了阴阳路。

来到一处他虽早晚要来可绝非现在愿意来的地方。

这里危险,这里致命,这里遍布螝魂,简直就是人类禁区!

“我……我他娘的竟然跑这来了?”

看到这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彭虎用发颤声音喃喃自语了一句。

不错,前方那条寂静公路正是执行者们刚进任务时所置身的阴阳路,至于周遭人影亦决非活人,而是终日游荡徘徊于阴阳路附近的孤魂野螝,一群全无意识又只会杀人的凶冥螝物,据陈逍遥说,这些孤魂虽不如厉螝强悍但同样非活人能够触及,一旦被其抓住,下场会很惨,非常之惨!

毫无疑问,前方是阴阳路,而周遭出现的又百分之百是孤魂,可彭虎却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此处,之前明明在市区,怎么跑了一会就来到阴阳路了呢?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彭虎疑惑重重,可惜,答案却永远无法得知了。

因为远处那群孤魂野螝们不会给他思考时间,更不会给他找出答案的时间!

或者那些螝刚一发现彭虎就第一时间朝其快速飘来!

不错,随着距离逐渐缩短,光头男进一步发现些许不对劲,印象中周遭螝群的移动速度应该很慢才对,而这也为何初见螝群时他没有立即逃跑反而抽空思考的主要原因,不料才刚刚思考片刻,却见视野中这些螝物的速度貌似比早前快上许多,速度之快甚至已持平人类奔跑!!!

见状,彭虎大惊失色,内心一片冰凉,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才几天没见螝群速度竟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啊!”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周围螝群快速接近,确认螝物速度增加,加之左右连同身后三个方向皆有数量可观的孤魂朝自己飘来,头皮发麻之际,本能发出嚎叫,旋即拔腿就跑,迅速迈动双腿向阴阳路方向跑去!

没办法,左、右以及身后全是快速追来的螝,唯独阴阳路没螝,除非他想和螝群正面硬钢……当然这和自杀没区别,所以无奈之下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朝正前方,朝那明知危险可又不得不去的阴阳路跑去。

彭虎陷入死路,陷入危机,就这样在某种无法理解的能力影响下莫名其妙陷入绝境!

………

同一时间,旺角郊区附近,某荒废木楼。

落日余晖残留天际,阳光逐渐消失,随着光亮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昏暗,是模糊,是对光明的疯狂挤压。

黄昏,悄然来临,随时间流逝越发扩大,越发占据世界主导。

没有人会怀疑黄昏的到来,更无人会怀疑黄昏之后那接踵而来黑色世界。

二楼,烛光映射,灯影飘然,借助蜡烛光亮,就见中央木桌堆积着些许食物饮料,桌旁坐着三个人,而此刻,陈逍遥正一脸坏笑的同对面钱学玲以及刘雪萍二女互相争夺着……

“啊!陈逍遥你手里那块面包是唯一草莓味的,那是我想吃的!”

钱学玲看中了一块面包,正欲伸出手去拿,不料手还来得及触碰到面包,对面陈逍遥却抢先一步一把将面包抄于手中,见中意食物被抢,钱学玲大为不满,明明桌上还有很多吃的,明明面包还有很多……

果然,眼见草莓味面包被夺走,漂亮女人当即朝陈逍遥嚷嚷起来。

遗憾的是嚷嚷毫无效果,或者说对一名脸皮极厚的人而言嚷嚷只会起到反效果,果不其然,见对方面露不满,陈逍遥嘿嘿一笑,随后竟当着钱学玲的面撕开面包袋,最后更是在女人注视中伸出舌头舔了一圈面包表皮,直到把这一切做完,满脸坏笑的陈逍遥才伸手将面包递到钱学玲的身前说道:“啊,原来是这样啊,既然钱姐姐你如此想要,那我还给你好了。”

“来来来,拿去拿去,别客气!”

看着眼前被舔过的面包,又见陈逍遥那尽是坏笑的脸,钱学玲呆住了,陈逍遥则依旧催促道:“快啊,拿去吃啊,这不就是你最爱吃的草莓味面包吗?”

“陈逍遥!你……你……”

恍然回神,先是狠狠瞪了眼陈逍遥,旋即将委屈目光投向对面,投向不远

处正坐于床边的赵平,目光含义不言而喻,可惜赵平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从始至终维持着一副若有所思模样,似乎正思考什么。

见眼镜男毫无反应,无奈之余钱学玲只能作罢,回头朝陈逍遥哼了一声,拿起桌面另一块面包开吃,身侧刘雪萍则是在吃完一块面包后打算去拿桌面唯一一瓶营养快线来喝,可,谁又会想到,就在手即将触碰到那瓶营养快线时,陈逍遥竟又有一次眼疾手快,一把抢过营养快线,拧开瓶盖一饮而尽,最后还不忘用自得表情故意打了个嗝!

“呼!啧啧,好喝,真好喝啊!”

“你……”

注视着青年一系列犯贱动作,愣了几秒,果然,几秒后刘雪萍亦露出委屈表情,正欲说些什么,钱学玲却将一瓶矿泉水递至身前,继而朝刘雪萍说道:“来,雪萍喝着个吧,别同白痴一般见识!”

当然以上这些只是无关紧要的小插曲,赵平没有理会,何飞同样不会在意,不,不是不在意,而是此时刻他所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傍晚被黑夜所替代,窗户旁,透过木板缝隙,何飞注意到天空现已全黑。

低头看向手表,时间也已来到夜晚19点57分。

何飞皱起眉头。

一侧,墙角凳子上,许是存有相同思绪又或是更为在意某人安危,待用鄙夷眼神看了眼正疯狂抢夺女生食物的陈逍遥后,踌躇片刻,姚付江转过脑袋,朝立于窗前久久不发一言的何飞提出问题,提出关键问题:“咦?都这么晚了,彭哥怎么还没回来?”

很明显,随着时间逐渐流逝,随着彭虎迟迟未归,平头青年开始担心了,开始担忧起光头男,之所以询问何飞,无非是想从青年队长那得到某种答案,某个足以令自己心下宽慰的答案。

可惜……

平头青年失望了,问题倒是简单明了,但何飞却没有张口回答,对方依旧背对众人立于窗前,目光亦始终盯着窗外。

唯有眉头越皱越紧。

经过一下午休息,目前置身木楼二层的执行者们精神体能大多有所恢复,然恢复归恢复,随着时间延长,随着夜晚降临,众人本就不安的心再次高高提起。

为何提起?.

惧怕黑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担忧彭虎,担忧那迟迟未归的光头男!

听着姚付江询问,何飞虽未言语,但并不代表无人回答,而回答这一问题之人亦有些出乎预料。

床边,透过镜片,扫了眼姚付江,赵平面无表情回答道:“很明显,以彭虎的个人实力,搞定一个警查绝无问题,之所以至今未归……除碰到螝外我想不出其他解释,或者说……对方此刻已经死了!”

咯噔!

一石激起千层浪,眼镜男毫无顾忌的言论就这样传遍周遭,传遍房间,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听的众人心中一惊,更是吓的姚付江身形不稳险些从凳子摔下。

正如上面所言,面对彭虎的迟迟未归,虽说在场诸人大多有所猜测,可,一旦被直接明说出来,性质可就变了,不单变了,还进一步导致窗前沉默已久的何飞额头骤然冒汗,隐约间,几滴汗珠划过额头,然后,青年缓步转身,目光转向一侧,看向床上仍昏迷不醒程樱。

感受到房中压抑,察觉出气氛诡异,没有理会旁人,更没有理会对面姚付江投来的愤怒目光,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目光看向何飞,赵平再次开口,在所有人本能投来的目光注视下公布了答案,公布了任谁都不愿去想更不敢去想的可怕答案:

“通过分析,我个人认为彭虎应该成功了,成功的从刘姓警官嘴里套出骨灰盒下落,话虽如此,但由于骨灰盒同螝之间关系重大,所以螝想杀人灭口,从而阻止彭虎将骨灰盒下落透露给我们!”

………

今晚的夜色不算太黑,月亮既大又圆,高高悬挂于天空,将皎洁月光撒向大地,搭配种种景物,乍一看去竟给人一种浪漫美感,但……

有些时候,越是美丽的事物越不能轻信,越是漂亮的景色越不能欣赏。

因为,在这些看似美丽看似漂亮的风景下,往往隐藏着黑暗,隐藏着恐怖,隐藏着那让人毛骨悚然死亡危机。

就比如此刻,在这看似皎洁的月光映照下,某条公路种正实打实发生着一件和浪漫完全不搭边的恐怖之事!

哒哒哒哒!

画面转移,镜头拉近,此时此刻,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公路上,有个人正死命奔跑着,惊恐狂奔着,这人非是旁人,正是数小时前被螝阿婆不知用何种方式给弄到阴阳路上的彭虎!

光头男逃了一路,跑了许久,就这样在尽是螝怪,遍布孤魂的死亡公路中来回穿梭,反复躲避。

整整数个小时过去了,期间彭虎硬是凭借其过人体能在公路上奔跑着,同一群群孤魂野螝们上演了一次又一次追逃场景,不可否认这些孤魂螝物的速度相较于最初提升了很多,可毕竟仍未达到人类狂奔水平,所以彭虎才能在数小时里凭借狂奔一次又一次躲过追杀,甩掉一波又一波追击。

然而……

令他绝望的是,每当他费劲千辛万苦甩脱一薄追击螝群后,还没有休息多久,另一波螝群便又出现于附近!为了活命,无奈之下光头男只好放弃休息重新逃命。

如此重复,如此往复,可想而知,换来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体能逐渐流失。.

他,越跑越累,越发难以支撑。

当然,期间彭虎也并非盲目乱窜,逃跑过程中他从始至终始终都在辨别着方向,本人亦尽量沿着公路正前方跑,寄希望能逃离公路,然,无法理解的是,明明方向正确,明明没有偏差,数小时过去了,甚至时间都已经步入夜晚,可他依旧无法逃离。

依旧被困于这条阴阳路之中!!!

向前逃,前方永远是绵延无尽的水泥路面,向左右两

侧逃,用不了多久前方便会再次出现公路!

无限循环,永无出口,连同一起的,还有不时追来的孤魂野螝!!!

………

“呼!呼!呼!”

夜色幽深,凉风阵阵,伴随着一串刻意压低的急促喘息,目前彭虎正一边观察四周一边隐蔽于某处土坡之后,汗水早已将背心浸湿,甚至透过衣物滑落地面,很明显,彭虎是聪明人,由于意识到持续奔跑早晚会耗尽体能,所以几分钟前,待拼命甩掉一波追击螝群后,光头男快速躲藏起来,如今就这样躲于坡后气喘吁吁。.

是的,进入夜晚后情况就对他更加不利,因为他早就发现这些螝不管是静止还是移动皆不会发出响动,白天时还好,毕竟视野清晰,一旦发现螝群他便能远远看到继而立即逃跑,如今却是黑夜,虽说仍能凭借月光视物,但视线范围却已大大缩短,至于手电照明?别开玩笑了!天知道手电光亮会不会暴露自己位置从而将螝群吸引过来?

还有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经过一下午奔跑,自己的体力现已基本接近于无,说是强弩之末都不为过,估计以目前所剩体力顶多还能甩开一次螝群追击,甩掉之后,如再遇一次……到时候别说跑了,甚至连走路都困难,一旦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将必死无疑!

(不行,这里不能待了,再待下去我会死,这里螝太多,实在太多了!多到足以让我死的连渣都不剩啊!!!)

光头男越想越怕,越琢磨越恐惧,恐惧中,目光扫向右手,看向一块约半掌大小的黑色物件。

那是通讯器,一台据说通讯效果远超手机且信号极强的小型通讯器,可惜……

全无作用,一丝一毫作用都没有,或者说早在太黑之前彭虎就曾使用通讯器联系过何飞,联系过其他执行者,结果却是信号全无,不管他如何呼叫,不论他如何呼喊,通讯器除发出一阵阵嗡嗡声外再无其他,这也导致光头男想利用通讯器将骨灰盒信息远程告知大部队的希望彻底落空。

也就是说……

阴阳路拥有信号干扰能力,能屏蔽掉一切通讯信号!

既是如此,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其余执行者如想得知骨灰盒下落就只能由他彭虎亲自告知,可如今自己却又深陷阴阳路出不来,不仅出不去,此时此刻自己更是坚持不了多久,再不想办法逃离,后果将不堪设想,到那时不单自己会死,整个团队亦会因得不到骨灰盒下落从而失去解决事件的手段。

今日才只是任务第四天,后面还有足足六天时间,足够螝阿婆弄死所有人了!!!

(妈的啊,我他吗到底是怎么跑到这的?那螝老太婆又是怎么把我追至……咦?)

不知为何,眼见通讯失灵,就在彭虎内心哀嚎之际,忽然,光头男骤然一惊,脑海刹那间冒出了一个新问题。

土坡后,警惕观察良久,偷偷扫视良久,彭虎发现一件事,一幕堪称古怪的现象,即,打从螝阿婆将他追至阴阳路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单螝阿婆从始至终未曾出现,随着他躲于坡后停止移动,那些徘徊于阴阳路周遭且不时出现又不时追击自己的孤魂螝群亦没有出现过。

(怎么回事?)

(难不成……)

想着想着,某一不确定猜测自行浮现于脑海。.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接下来彭虎却再也没有想下去,非是他不想继续琢磨,而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促使他不得不中断思考。

因为,就在他眉头紧锁琢磨问题之际,目光扫视,一直躲于土坡后的他眼角无意中有所发现,无意中看到一幕画面。

左侧正前方,有一条黑色人影缓缓飘来,朝自己所藏土坡移动而来!!!

冷汗,瞬间爬满额头。.

发现黑影,彭虎被吓得不清,哪怕来的只是一只螝,严格来讲依旧是致命的,不错,螝毕竟是螝,就算对方属于螝物里等级较低的孤魂,可这些东西仍非人类能够抗衡的存在。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黑影移动速度缓慢,从始至终没有加速。

(没加速?莫非螝并未发现自己?仅仅只是恰好路过?)

心念电转间,暂时压下脑中猜想,彭虎动了,他不打算继续待于此处了,毕竟螝是直直朝土坡飘来,要是再不移动,天知道螝途径土坡时会不会发现自己?

果然,刚一下定决心,光头男便毫不犹豫悄然转身,旋即如一只乌龟般一边趴伏地面一边向公路另一侧缓缓爬去,男人爬的很慢很慢,期间始终维持着小幅度动作,爬一段距离静止一会,爬一段距离静止一会,唯恐发出丝毫响动。

虽说爬动较慢,然十几秒后他还是依旧成功脱离土坡,成功抢在黑影途径土坡前躲避开来,继而抵达公路对面一棵树下,借助月光,转头回望,就见那螝也已悄无声息从土坡上方缓缓飘去,最终隐没于远方夜色。

“呼!”

看到这里,拍了拍胸口,长呼一口气,又伸出手抹了把额前冷汗,其后便如一滩烂泥般靠树而坐,背贴树身大口喘息起来,不过,就在抹完冷汗的左手随意甩向地面之际,就在彭虎本人亦只顾观察周遭打量环境之际……

(嗯?).

左手,触碰到了什么,无意中触碰到某样东西。

严格来说如触碰到的只是泥土碎石又或是野草什么的自是不会引人注意,更不会引起彭虎注意,但,此时此刻,随着左手无意中触碰到某样东西,彭虎竟刹那间面色骤变!

原因?

原因在于触碰之物感觉很不一般。

通过手指所传触感,那绝对不是岩石或植物该有的触感,反倒和人类皮肤极为相近!!!

同一时间,早在几秒前,也就是当彭虎背靠大树休息之际,头顶,正上方,某个极为类似人类脑袋的东西亦悄无声息垂落而下……

xiazaitxt